孩子和绘本,是大人的老师


27人参与 |分类: H徽生活|时间: 2020-07-03

孩子和绘本,是大人的老师

绘本的字很少,画很多,所以可以看得快,再慢慢想。想什幺?想那些字里没说的、有画没看清楚的。然后,原本觉得很贵的绘本,就值回票价了!

晨光时间,到一年级的班上说故事,那天我们读《我们要去捉狗熊》,跟着故事里的爸爸和四个孩子一同出发,所有听故事的小孩先是一起走过野草地,再越过冰凉的河水……。

深怕被熊吃掉的孩子,个个张大了耳朵和眼睛,专心的等待着故事里狗熊的出现──直到有个孩子(他叫做小纸片)忍不住发问:「为什幺要去做这幺危险的事情?妈妈不是提醒我们要远离危险吗?为什幺这个爸爸还要把那幺小的孩子带出去抓狗熊?」

虽然故事还没有说完,但是他的问题在我听起来,像是反映了他自身对于冒险、不确定事物的焦虑!而我若执意先把故事讲完再来回答他的问题,肯定会让他更加没有安全感,因此我决定阖上书本,先跟小纸片和其他同学聊聊「冒险」这个主题!

在 20 多分钟的对话里,「冒险的精神」和「危险的事」对于孩子们来说,几乎无法找出自已的定义,因此讨论时我一直听到:「我妈妈说**不能做,因为很危险!」、「我爸爸交待我不可以**,因为不安全!」──孩子们所说的内容若是让他们的爸妈听到了,一定会很开心,因为孩子们似乎是把爸妈交代的所有「不能做的事情」都记牢了。

一边听着孩子的分享,我忍不住把孩子们的话拿来检视我自已,是不是我也是一位「不可以」妈妈?也或者我有没有在无形中把孩子往「妈宝」的方向推去?课堂后想了又想,我也才发现,我并不是一位对孩子的冒险探索全然放心的妈妈,甚至有点为他们做了太多事情而不自觉。

那天,我忍不住觉得自已就像《大熊的大船》书里那些动物朋友们,牠们明明不是造船高手,但是一看到大熊刚造好的船,却还是忍不住给予建议,一直想要从自已的角度去看大熊的船还需要的东西。像是河狸说:「大船需要一根桅杆」;水獭说:「大船需要顶层甲板,所有的大船都有喔。这样你就能高高的坐在上面,看着夕阳沉进湖里,月亮升上湖面。」但加东加西后的大船还是适合大熊的船吗?

突然,我有了一个教养的难题!《海底 100 层楼的家》,或许可以给我一些思考的方向──没错,我只要方向,不要解答。

在这本书里,100 层楼的动物几乎在做着不同的事情,而不管是什幺事情,这 10 种动物似乎都乐在其中。因此我相信书里所画的生活片段对于永远有用不完的精力和好奇心的孩子来说,若真能逐一体验,一定是个很棒的学习历程。只是真实生活里若遇到了类似的时刻,我是否真能放心让孩子去体验和感受?

原来,我还真是有许多担忧和过于保护孩子的心情,但似乎被我以爱之名包装了起来,完全无视于这些行为和思绪对于孩子的伤害,其实是阻碍了他们的成长。《三只山羊 嘎啦嘎啦》里的山羊,明知道要走到那片翠美的草地必得经过大妖怪藏身的木桥,却仍甘冒可能被大妖怪吃掉的风险而走过木桥──虽然我从没和孩子讨论这个故事的延伸内容,都只是讲完故事就阖上书本。但是此刻这本书成为检视我自已的工具,因此我决定诚实的回答我自已:我一定会想要告诉山羊(孩子),大妖怪(危险)就在眼前,你为什幺一定还要去那片草地呢?

事实上,我从小就是一个懂得趋吉避凶的孩子,因此面对如此险而易见的困难,我当然不想靠近!于是,我的孩子对于「冒险感」的探索,就算曾经有过,可能也在无形中被我影响,而渐渐失去了。

《飞啊!蝗虫》里的蝗虫也是个冒险好动的个体,但是草丛外的大虫每天都準备要吃掉牠。有一天蝗虫下定决心,不想再过紧张的日子,牠决定离开草丛的保护,奋力一跳冲上了天……如此勇敢的蝗虫,牠的结果是?

感谢小纸片的提问,让我察觉了我自已虽然让孩子在思想上有极大的空间去练习和发挥,但是在身体与外界的接触上,却从来不带他们去「捉狗熊」、甚至在他们「造船」完成后也想给予建议、至于「海底的100种活动」也经验不多,更别说让他们去走一段底下「有大妖怪的木桥」──但其实这应该才是生命的姿态吧!也就是说,让孩子用力的透过身体行动和实践去认识世界、他人和自已。

孩子和绘本,又再次成为了我的老师!

张开《绘本之眼》,世界完全不同!►►